周小川:使用差别筹备金是为进行逆周期调理

来源:新浪新闻责任编辑:
2019-04-29 14:35:11

中新网3月11日电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11日上午在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记者会上表示,使用差别准备金正是为了进行逆周期调节,而且差别存款准备金都是有期限的。

十一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新闻中心11日在梅地亚中心多功能厅举行主题为“货币政策及金融问题”记者会。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胡晓炼、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刘士余、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兼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易纲出席记者会接受媒体采访。

周小川表示,存款准备金主要是调节整个经济中和金融市场中流动性的总量。流动性总量的创造往往是由于基础货币的扩张所带来的。基础货币的扩张如果处于常态、可控的状态下,不必要更多地依靠存款准备金率进行调节。有的时候,基础货币的扩张存在着被动性,在某种情况下,不在你所控制的范围之内。这样的话,社会上流动性就会比较多。当流动性比较多的时候,就会产生吸收流动性的要求,而不是说流动性的管理会替代其他的什么工具。

他称,基础货币的扩张,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特点,不能一概而论地来说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工具是不是在什么场合下就肯定会使用或者长期使用,或者不长期使用,以及什么样的力度。今年既然是货币政策从适度宽松转为稳健,肯定会感到今年的资金流动性比去年紧,这正好反映了落实执行政府所决定的经济方针,这也是货币政策想要达到的目的。但是具体每个机构的资金状况是紧还是不紧,或者紧到什么程度,是和机构自身有很大关系的。货币政策的意图是希望在转向稳健的货币政策以后,全社会少上一些新项目,只要少上一些新项目,手中的资金仍然可以支持正常的生产、消费、出口,这些需求都可以去满足。但是有些机构,可能仍旧对上项目的融资、对大项目非常感兴趣,在那些领域花了很多钱,结果其他的客户可能借不到钱。因此各个机构的情况各不相同。

“总体来讲,中小金融机构的存款基础相对弱一些,所以可能有一些机构会觉得资金紧一些,但也不完全是这样。至于你提到的差别准备金制度,我们是从2004年开始出台的,体现了宏观调控的要求,也体现了结构性的要求,就是鼓励经济结构和鼓励大中小金融机构之间结构的优化。迄今为止,有一些概念已经被纳入了宏观审慎管理的框架范围内。宏观审慎管理强调了金融机构的稳健性,也强调了它的信贷活动和业务扩张应该和经济周期逆向走,而不要老是顺向走。顺向走,当经济过热的时候会越来越热,冷的时候又会越来越冷。我们使用差别准备金正是为了进行逆周期调节,而且这些差别存款准备金都是有期限的,比如有的给的是三个月的期限,三个月后,它就到期了。”周小川说。(中新网财经频道)

本文引用自:百家乐揭秘 | http://www.hfmzx.com/

(凯发app手机版下载资讯网:2019-04-29 14:35:11)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