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联合早报:美国债务上限 乱政之恶法

来源:新浪新闻 作者: 编辑:新浪新闻 2019-05-07 02:32:08
时刻新闻
—分享—

就美国的债务上限问题,两党玩火到最后一刻,全世界都跟着提心吊胆。随着众议院8月1日批准了奥巴马和参议院两党就提高债务上限所达成的协议,这一危机似乎已经安然过去。但是,美国的信誉也许已经受到了致命的损伤,一时间很难恢复。这主要还不是茶党的极端主义劫持了国会的一时之举措,而是其制度的根本性阙失导致了乱政。

这一制度阙失主要体现在债务上限这条法律上。这其实是条多余的规矩。你出去购物,商店为了刺激你消费欲,常奖励你一点多余的商品,让你觉得占了点小便宜,似乎无伤大雅。但在制度上,多余的规矩经常给捣乱的人多一个机会。

关于债务上限之多余问题,经济学诺奖得主、《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克鲁格曼和CNN的著名政治节目主持人和评论家扎卡里亚(Fareed Zakaria)都进行了明晰的分析。在美国的宪政制度中,联邦的税收和政府开支都由国会授权。当国会授权征收的税额低于其所授权的开支时,就意味着政府必须借贷来填补两者间的差额。换句话说,当国会投票授权低税收和高开支时,就等于授权政府借贷。当国会看到负债过多时,要么投票授权加税、增加政府收入,要么投票消减开支,直到预算平衡。根本没有必要设立什么债务上限。如果国会拿债务上限要挟,那等于否定了自己的授权。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世界上除了美国外,只有丹麦有债务上限。但丹麦的债务上限是如此之高,乃至到了形同虚设的地步。美国的债务上限,自1960年以来已经提高了78次,平均一年接近两次。这本是例行公事,谁也不会太注意。道理很简单:国会授权的财政收入是按一定的税率来征收;但究竟能征收上来多少税,要看难以预测的经济状况。同时,政府也有不时之需,需要国会特别拨款。比如伊战等等。所以,在两者不平衡的情况下,借贷乃是常理。

更重要的是,美国并非借不到钱。在此次债务危机之前,美国政府举债,利率基本上是世界最低的。用市场经济的原则分析,这说明投资人对美国有充分的信心,觉得在这里投资风险最低,进而甘愿用低回报换得个安心。如果美国的债务真到了危机的地步,那么聪明的市场恐怕会首先作出反应,纷纷抛售美国的债券,最终逼使政府为其国债提供更高的利率来吸引投资。

但是,以茶党为核心的共和党极端势力,却以债务上限劫持了国家,乃至到了撒泼耍赖的地步。债务是从过去的消费中积累下来的。这就像我们居家过日子一样,有些东西是你现款买的,有些是分期付款。但只要买下来了,你就有责任付账。如果觉得自己的债务太高,那么在日后的开支上要学会节省,但不能对已有的消费赖账。想想看,你用分期付款的办法买了车或房,一年后一算账,觉得自己债务太高,马上告诉商家你不能如约支付分期付款了。这样的结果如何?首先是你的财政信誉崩解,日后贷款利率飙高。债主可能没收你的汽车或房产,甚至司法部门会对你绳之以法。

在美国最走红的家政财务顾问欧曼(Suze Orman)把这一问题描述得更为形象:你用信用卡买了好多东西,月底一看账单吓得半死:这数额远远超出了你的收入!怎么办?只能日后省吃俭用,加班加点地工作挣钱,并支付高额的信用卡利息,从每月的开支中拿出更多的钱来还债(这在一个国家就是提高税率)。但国会的做法则是:这根本不是我的收入所能支付的,我拒绝付账!

《纽约时报》事前把账单摆出来:布什从克林顿那里继承了健康的财政盈余。当时国会财政预算委员会预测,如果经济保持现有势头,并持续克林顿的政策,那么未来几年将会继续保持财政盈余。2000年大选时两位总统候选人就此辩论。民主党候选人戈尔指出,我们不能假设经济会永远这么好,经济走低时政府财政收入必然萎缩,要留点钱以备不时之需。后来当选总统的布什则干净利落地以“这是你的钱!”为竞选口号,称当政府出现财政盈余时,就说明政府多收了老百姓的税,所以必须把财政盈余退还给选民。结果,他上台后马上减税。

同时,9.11又把美国拖入战争,使美国扛上意外的财政负担。现在算算总账,构成今日政府债务的主要因素,有1兆8120亿来自布什的减税,1兆4690亿来自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接下来有1兆多来自布什2008年拯救经济的开支。布什的政策,总价码是5兆700亿美元,奥巴马的政策仅仅为1兆4400亿美元,其中相当一大部分还是为了收拾布什留下的烂摊子而推出的经济刺激计划。这次共和党翻脸不认人,要挟政府必须消减非国防的可支配性开支,以此作为提高债务上限的条件。但是,这笔政府开支仅占财政预算的15%。不管你怎么消减,对于减轻债务来说也是杯水车薪。

也难怪,连当年布什的著名顾问弗如姆(David Frum)称共和党此次活像是学生中的激进分子。本来,美国财政信誉非常好,连此次大衰退也没有撼动。美国的债务问题,本来也并不那么严重。根据经济学家卡拉贝尔(Zachary Karabell)在CNN上的分析,所谓债务危机,更多是政治炒作。不错,现在美国的联邦债务有14兆美元,并正在迅速走向15兆。美国2010年的GDP也才14兆6000亿的规模。这看起来很吓人。但是,债务负担不能仅看债务规模,还要看借贷的费用,即债务的利率。在此次债务危机前,美国的债务利率奇低,使得借贷的成本降低。

根据国会预算委员会的推算,美国2011财政年度需要支付的债务利息为2250亿美元,后来又调高了一些,姑且以2500亿美元计算,也才占其GDP的1.6%。这个比率,是1970年代以来最低的,仅有2003和2005两年例外,为1.4%的水平。在里根、老布什和克林顿任上,支付债务的费用一度都达到过GDP的3%。那时没有危机,现在怎么能算危机呢?但经过共和党这么一闹,美国的信誉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乃至到这场博弈的最后阶段,美国国债的利率超过了英国国债。根据国会预算委员会的估计,国债利率每上升0.1个百分点,在未来十年美国的借贷费用就将增加1300亿美元。想想看,当你去申请房贷时告诉银行,未来你的收入增长一旦低于预期,就不会按期偿付所承诺的分期付款,那你还指望拿到低利率的房贷吗?

美国战后一直是西方自由经济的支柱;在冷战后的全球化时代,更成为世界经济的神经中枢。然而,在这次债务危机中,美国的表现还不如一个普通的消费者靠得住。这将成为未来世界经济中一个重大的不稳定因素。(薛涌)

本文引用自:在哪玩百家乐 | http://www.hfmzx.com/

阅读下一篇

返回首页返回会计频道首页